可以打破命運嗎﹖

每當算命結果出奇地準確,總會有人問起是否有宿命﹖如何改變命運﹖算命師既然修習祿命術,而且推算準確,自然是因為宿命,這是簡單的邏輯。

可能是政治正確的關係,主流社會提倡積極正面的人生,容許人們自由選擇,彷彿宿命論違反這些主流價值,甚至算命師都要避免為人生設下界限,大談宿命可以打破的言論。學習紫微斗數多年,也為不少朋友算命,當然也推算自己未來的流年運勢,每每都發現準確無比,這就無可避免地指向一個結論,就是人的命運在出生的時刻就定好了,不然如何推算到幾十年後的流年運程﹖種種案例經驗都支持宿命論,所以每當朋友問起命運的問題,唯有違反政治正確地如實回答,很起來世界真的存在宿命。

一般說推算準確,有時會將「準確」和「細緻」混淆,準確是說什麽就一定會發生;細緻是推算事情的仔細,例如預測趕不上飛機,會在街上拾得巨款,而不是宏觀地說好運或壞運。關於宿命的存在,自然是以第一種「準確」作為證據。然而紫微斗數推算即使有其「細緻」的地方,所推算的運勢仍然是模糊的。

如果有對之前的教學文章稍有研究,便會發現主星副矅都是一詞多義,同顆星可以有多個解釋,而流年大運遇到同一顆星,自然也可以發生不同的事。例如「陽梁昌祿」格,指太陽、天梁、文昌、祿存或化祿在三方四正會照過來,古書提供的答案是「讀書運」。然而太陽為名聲,天梁會判斷,文昌為知識,祿存為好處,其中一種可能是考試高中,在親友間揚名,也可以是做網紅,拍攝知識型短片,受一眾網民評論。又例如「梁馬飄蕩」格,天梁為護蔭,天馬為走動,代表關顧的對象在地域上不固定,古書提供的答案是人在異鄉,但也可以是為別人奔波,可以是旅行,也可以是移民。上述關於星矅的情況,名聲、判斷、走動等及其星矅的其他解釋,都是絕對的,而他們互相組合出那件具體事件,究竟是移民還是在港九新界十八區做義工,則是模糊的。

廣告

因此,即使命運已經注定了,術數也未透露所有細節,餘下來模糊的地方,仍然充滿驚喜,問題是如何經歷人生這個過程。

既然相信有宿命,算命預測運程又所為何事﹖在我看來,學習紫微斗數是關於學習事物的本質,例如上述拆解考試運為四個組成部分,還有透過安星法學習事情的因果關係,古人對社會具有哲理的看法。而每當有人需要推算未來運程,我關心的仍是當下的迷惘,可能通過命盤分析,找到人生發展方向的啟示,或者找到未來運勢好轉的時間,甚至只是通過算命認識自己。如果即時找到適合的方向當然很好;有時運情欠佳,只能為人提供一個目標,即使不能解決眼前的煩惱,至少為煩惱帶來一個長期的意義;如果連自己都未了解自己,也可以學習欣賞自己的性格和際遇,因為紫微斗數的星人人都有,人人都齊全,只是影響不同的宮位,所以不用去羨慕其他人的命運,別人美好的背後,往往也承受著接受不了的辛酸。

最後為迷惘而希望了解自己的人引用一段美麗新世界對話:

I’d rather be myself. Myself and nasty. Not somebody else, however jolly.

廣告

Leave a Reply